520婚房报告:超7成受访女性选择“爱我且有房”

焦点潮州小编 2020-05-21 09:32:52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5月20日,贝壳找房发布《2020婚房消费调查报告》,对“租房结婚”“成本支付”“产权归属”等热点话题展开调查。报告指出,年轻人越来越难接受租房结婚,女性比男性的接受度更低。如果女性婚前购房,对男性有房的要求也会更高。在婚房购置上,做婆婆的压力是丈母娘的4倍。同时,过半被调研者认为,房产证上要写上夫

5月20日,贝壳找房发布《2020婚房消费调查报告》,对“租房结婚”“成本支付”“产权归属”等热点话题展开调查。报告指出,年轻人越来越难接受租房结婚,女性比男性的接受度更低。如果女性婚前购房,对男性有房的要求也会更高。在婚房购置上,做婆婆的压力是丈母娘的4倍。同时,过半被调研者认为,房产证上要写上夫妻双方的姓名。

超五成女性拒绝租房结婚

贝壳研究院调研数据显示,“租房结婚”和“无房不婚”是当下社会较为普遍存在的两种婚姻观念,占比几乎持平。但是分性别来看,男女性对租房结婚接受与否的态度大不同,60.6%的男性能够接受租房结婚,而只有44.9%的女性愿意租房结婚。“有房先有家”的传统观念在广大女性群体中表现得更为明显。

越年轻,拒绝租房结婚比例越高

受访者对于租房结婚的态度在不同年龄段群体中也存在明显差异,越年轻群体拒绝租房结婚的比例越高,1990年之前的受访群体不能接受租房结婚的比例尚未超过50%,“95后”群体拒绝租房结婚的比例已达到56%,这一比例在“00后”中更高。

近5成男性在婚前已经准备好了婚房

报告显示,大部分人在结婚前已经准备或未来会购买属于自己的婚房,仅有7.5%的人不会准备婚房。男性虽然对租房结婚的接受度相对较高,但从实际来看,男性准备婚房的积极性更强,近5成在婚前已经准备好了婚房,较女性群体高出20个百分点,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男性群体对于女方以及丈母娘婚前买房“逼迫”的妥协。

大部分女性愿意和男方共同背负起买房压力

在买婚房这件大事上,并不只是男方及其家庭的单一义务,大部分女性也愿意和男方共同背负起买房的压力,在已购婚房的群体中,47.7%的受访者表示,男女方共同承担起了买房的首付款及还贷重任。

同时,面对高企的房价,购买婚房对一部分群体着实是一笔巨额的支出,所以置办婚房也要“拼爹妈”。相较于未来会购买婚房群体的资金来源看,现实中对双方父母的依赖度更大,占比高出近7个百分点。

过半受访者要将双方名字写在房产证上

婚房的所有权归属问题是每一对结婚家庭必须要慎重考虑的问题,贝壳研究院调研数据显示,53.2%的受访者表示不管谁出钱,房产证上都应当写上夫妻双方的名字,且“75后”的意愿更为强烈,占比高达72.2%。房产证上署名夫妻双方不仅仅是对房屋产权归属的界定,更是对维护家庭和谐、减少不确定性纠纷的保障。

48%有房女性要求男性也要有房

报告显示,男性在婚前有房,一般不强求女性也要有房,仅有14.8%的人会要求女生也要买一套;假如女方在婚前有房,则对男方也要有房的态度更为强烈,占比达37%,而实际情况是,已经准备婚房的女性受访者,约48%要求伴侣也必须有房,这一比例显著增加。在女性看来,婚前有房是检验男方家庭经济实力的重要指标,有房子是未来稳定生活的保障。

婆婆购房压力是丈母娘的近4倍

父母为孩子(尤其是儿子)准备婚房是中国家庭长期以来形成的传统观念,调查显示,仅4.8%的受访者认为父母不需要为孩子准备婚房。当婚姻与房子挂钩,“丈母娘”式买房推动下,男方家庭购房压力大增,选择“有儿子的父母需要准备婚房”的占比最高,达到33.2%,而选择“有女儿的需要准备婚房”的比例为9.3%,婆婆的压力是丈母娘的近4倍。

过半受访男性选择“没房但我爱的人”

“你爱的人没有房,爱你的人有房”,你将会选择谁作为结婚对象?调查数据显示,男性选择“没房但我爱的人”较高,占比达54%;女性选择“爱我且有房”的比例高达72%。相比之下,女性在现实面前表现得更加“物质”一些,不仅会看中“有房”这一关键性要素,而且也很明确地选择“爱我的人”,而非“我爱的人”,这也许是追寻真正所爱之人太难了。

来源: 新京报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